王冠
  假如不是參與N25雪蘭莪加影州議席補選,曾經兩度當選為馬來西亞國會議員,並於2009年-2010年再度出任國會上議員的拿汀巴杜卡周美芬,或許此刻已經成為北京大學一名華人研究方向的博士生。
  馬來西亞14個州里僅有雪蘭莪州、吉蘭丹州和檳城由反對黨人民聯盟執政。周美芬正在爭取成為反對黨執政州的“反對黨”議員。周美芬是馬華公會成員,該政黨1955年和巫統、印度國大黨成為政黨聯盟。1974年由當時馬來西亞首相敦阿都拉薩將聯盟改組為國民陣線。
  本應處於政治生涯上升期的周美芬,出人意料地於2011年閃電辭職,轉而選擇了在馬來西亞拉曼大學繼續修讀研究生,其間遠離政壇3年。
  在她重歸政壇時,一場由MH370飛機失聯事件帶來的政治風波,亦波及到她的競選進程。在MH370航班失聯數個小時前的3月7日,法院宣判安瓦爾再次因被控雞姦案罪名成立,被處監禁5年,這使他失去參加本月23日雪蘭莪加影州議席補選的資格。而在此次競選中,其直接競爭對手即是周美芬。
  “安華的支持者對判決不滿,本來將於審判第二日爆發大規模的游行示威,由於馬航MH370航班的失蹤事件,國內政治與輿論的關註點亦被轉移。”吉隆坡當地一位官方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原雪蘭莪加影州議員是公正黨代表李景傑,他於1月27日辭職,有傳言說此次補選即是為了給公正黨黨魁安瓦爾讓位。補選是3月11日提名,3月23日投票。
  3月19日亦是議席補選的預投票日,由1000多人的軍人或警察參與。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前往位於雪蘭莪州加影市的議席補選馬華總行動室,獨家專訪了這位華裔女性政黨領袖。
  “危機亦是轉機”
  《21世紀》:你如何評價國陣在處理馬航事件時的表現?你認為這次馬航事件後,中馬雙方應該多加強哪些方面的合作,以共同促進中馬的友好關係?
  周美芬:目前給政府帶來的最大挑戰就是過於發達的通訊系統,所以網上有大量謠言,為整個救援工作和負責人帶來了很多困擾。這絕對不是簡單的工作。而且根據我的瞭解,外國也偵查到一些信息,但不願意分享資訊,主要原因是他們不願讓馬方瞭解他們的情報系統。當然我們必須要承認馬來西亞在情報搜集方面比不上超級大國,但是在整個救援工作方面,我相信馬來西亞政府也已嘗試做到最好。基本上中國駐馬大使對馬方的搜集工作還是相當肯定的。
  危機就是轉機,尤其是大家共同渡過苦難的時候,感情會更加深厚。這次撲朔迷離的飛機失聯事件,目前為止大家都還處於擔憂狀態。從這個事件當中,中馬雙方都學習到了很多經驗,我相信如果以後再出現類似的事件,回應的方式就會完全不一樣。
  《21世紀》:你覺得馬航事件是否會給馬來西亞正在進行的國內選舉造成影響?
  周美芬:多多少少會衝擊選情。尤其是網上不斷地在批評政府,當然政府不可能做到讓所有人都滿意,但問題是當大家都在憂慮的情緒下,就特別容易受到謠言的困擾,所以容易造成公眾對政府產生憤怒不滿的情緒。但是基本上國陣政府已採取了專業的態度來處理危機,公眾應該看到政府的誠意。即使發現此次事件中飛機師是公正黨黨員,甚至有傳言是安瓦爾兒子的姻親,但我們並沒有把政府在馬航事件中的處理態度當做政治炒作的籌碼,我們感受人民的感受,感受家屬的感受,家屬的憂慮也是我們的憂慮。
  “撫慰馬航MH370家屬不是政治籌碼”
  《21世紀》:馬航飛機失聯事件發生後,馬華志工團也為中國家屬做了很多安撫的工作,你也有去Sama- Sama hotel的馬華志工會發表過演講,你覺得在這個危機里,馬華志工團有沒有發揮更大的社會組織效用呢?
  周美芬:事實上,馬華志工團的創辦人就是我,在2005年大海嘯之後,我們前任總會長就委任我為馬華志工團團長。2006年南馬大水災延續了大概一兩個月。因此一直到今天,馬華志工團轉換了一個方向為醫療檢驗。但是我重返政壇後,由於我同時領導馬華社會發展委員會,我認為我並不能扮演太多的角色,因此不能再擔任馬華志工團的團長一職。
  我去看望志工和中國家屬的時候都很低調,我們沒有要用這個來作為政治的籌碼,也沒有打算利用這件事增加在媒體中的曝光度。從競選活動中特別抽出時間到酒店的原因,是想提醒志工自身心理建設要完善。
  《21世紀》:目前馬華志工團在馬來西亞有多少人?此次馬航飛機失聯事件之後,馬華志工會是怎樣的組織架構來協調對家屬的幫助工作呢?
  周美芬:其實馬華志工團在每個州都有,基本上災難來臨之時人人都是志工。黨員剛加入時,我們都會告訴他們志工的理念、操守等。我們要建立的是“人人都是志工”的精神,我們會對志工說,“你們穿上志工服的時候,你們就要明白自己所要扮演何種角色”,比如說救援工作不應有政治思想的夾雜。
  根據我的瞭解,我們主要提供翻譯。翻譯工作不僅提供給遇難家屬,還提供給中國媒體,因為他們聽不懂馬來式英語。另外的工作就是心靈重建。本來我們駐扎了一些志工提供心靈重建服務,但是後來有關部門有一些特別的要求,所以我們只能stand-by(待命)。令我感動的是,當我們在召集志工時,也有很多的非馬華黨員都來了。大概有兩三百人投入了志願工作。
  “沒想到競選挑戰如此大的議席”
  《21世紀》:現馬來西亞政壇中華裔政黨處於何種角色?華裔政黨主要的政治主張是什麼?
  周美芬:嚴格來說,馬來西亞華裔政黨只有一個,就是馬華工會。馬華工會從獨立前到獨立後,一直以來都是代表華人的重要政黨。不管是在國政還是民聯裡面,華裔政黨雖然是單元種族政黨,但是我們向來走多元種族路線,所以是單元種族政黨走多元種族路線。而這個大的方向和目標是從我們創黨初期就擬定下來的政策,目前為止還是如此。當然還有從馬華工會分出來的,包括民政黨、在勞工黨沒落之後崛起的民主行動黨,這兩個政黨,甚至包括文聯黨等其他小黨都是多元種族政黨,但是我們都把他們稱之為華裔政黨,因為大多數黨員還是以華裔為主。
  《21世紀》:作為女性,又是華裔政黨領袖的身份,在政壇中你個人的優勢是什麼?
  周美芬:周美芬:我曾經擔任過兩屆國會議員,那個選區華人占比大概在76%,而且大多數都是專業人士,那裡的馬來人和印度人都是屬於中上階層,所以日常的溝通語言主要是英文。
  今天來競選的地方被歸為“文化城”,因為有六所大專學校,但是問題是它的發展情況不如我之前所在的選區,我在那邊做了兩年的國會議員,曾經做過候補議員,做過正市長、副部長,後來又做了一年的參議員。目前政府內閣裡面很多部長、副部長都是我以前的同僚,所以在銜接中央政府方面、在瞭解整個政府的行政,甚至地方議會的行政方面我都有實務的經驗。
  就婦女的課題來講,我在婦女家庭及社會發展部做了四年的部長和一年的副部長,我還是馬華婦女青年組成立初期的秘書之一,後來我又做了全國馬華婦女組的主席。這是我認為的優勢。
  《21世紀》:當初是什麼原因讓你突然離開政壇?又是什麼原因讓你重回政壇?
  周美芬:當時我決定要完成自己的心愿,即能夠在學術上有所成就,所以我去讀了碩士,主修中文系並做華人研究。在我重回政壇之前,我就已經決定要繼續讀博士。
  可是因為我對馬華政黨還有期望,認為我有責任和義務去援助它的重建,所以在馬華工會總會長一再邀請下,且和許多組會領袖深談之後,所以我決定要先重新回到馬華工會。當時我也沒想過競選馬華工會副總會長勝利僅兩個月,就會被派來競選這個挑戰如此大的議席。
  《21世紀》:在這次競選中最大競爭對手是安瓦爾的妻子旺阿茲莎,你如何評價競爭對手?
  周美芬:一開始很多媒體都問我這個問題,但我不會去評價她。這對她、對我都不公平,我覺得還是讓公眾去評價。我一直堅持競選應保持君子風度,讓大家比較純粹、順利、文明地去競選。
  《21世紀》:如果你在此次大選中當選,有沒有給自己定下政治目標?
  周美芬:馬華工會在308和505大選之後,輸的士氣大大低落。現在剛換了新的領導層,也擬定了未來的大方向,要做一個大的變革以重建馬華,現在也是馬華要求重新入閣的時候,所以這一次的選情和成績如果能獲得民眾更大的支持,我相信它會使得馬華在未來四年的國陣政府裡面的代表性更明確,更有力量。
  所以這次參選對我來說是一個使命,我本來是國會議員,現在跑來參選州議員,嘗試做反對黨議員的工作,因為一直以來在中央我們都是執政黨。我要扮演一個建設性、有效的反對黨議員的角色。
  (實習記者孫璐璐對本文亦有貢獻)
(原標題:專訪馬華工會副總會長周美芬:“撫慰MH370家屬”不是“政治籌碼”)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ja30jajdi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