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
  18.解蠱
  再說那些麻風病人在有了出路以後,在劉強和玉哨的精心安排下,生活有了比較顯著的改善。他們用竹筒引來泉水,喝的水在源頭,洗衣洗澡用的水流到下麵的一個池子中,用來沖廁所。而且水源頭和下泄的污水,嚴格區分,決不混淆。不多的幾片土地,也作了規劃:一部分種玉米,一部分種蔬菜。劉強又去了一次好房網附近的集市,為大家買來了足夠的鹽巴和種子。一些破舊不堪的房子,他也帶領大家修好了——缺少建築材料,漏風的牆壁糊上了泥巴,破敗的屋頂蓋上了新茅草,但樹卻不讓濫伐。他還不讓大家無節制地捕殺附近樹林里本來已經不多的野兔、鳥兒、松鼠等小動物,連老鼠也不讓濫殺。可是不捕殺動物就沒有肉吃了。於是,他又為大家買回幾頭小豬崽來飼養。
  麻風寨的生活走上軌道以後,劉強和玉哨每隔一兩周採一批青蒿送去,供麻風病人熬水服用。平時,劉強便住在了玉哨家裡。玉哨家的竹樓正好面對著摩拱江上游的渡口,靠賣涼粉和酒菜過日子。過往的客人不但來此吃飯,有時還在店里歇一夜,生意很好。老兩口沒有兒子,一心想招個上門女婿。見女兒帶來的這個漢族小伙子高高的個子、眉清目秀很帥氣,心裡就關鍵字覺得很舒服。女兒管小伙子叫“劉老師”。
  “劉老師?怎麼又是一個劉老師?”父母猛吃一驚,可又不好多說什麼。好在“劉老師”劉強舉止斯文,待人接物也很有禮貌,在小店人手緊張的時候,他會幫忙幹些活。女兒又說,現在的劉老師也是好人。他採青蒿也是要給麻風病人送去的。聽了女兒這番話,不僅依咪,連依波也感嘆:唉,偉大的天神英帕雅啊,您真是神力無邊,又給我們送來了一個善汽車借款心的孩子。
  這天,劉強又要出發給麻風病人送青蒿,玉哨要陪他一起去。劉強說這兩天小店里忙,你在家幫你依咪依波吧,我很快就回來。可是整整過了一個星期,劉強才回來。玉哨喜出望外,什麼也不問,忙給他端上一碗涼粉。信用貸款可涼粉還沒挑到嘴裡,劉強人就突然咕咚一聲倒下了,然後又抱著頭恐怖地哇哇亂叫喊疼。
  玉哨以為天氣熱中了暑,趕緊上去解開他的衣服,一看,劉強渾身皮膚發綠,肚子脹得像鼓一樣。“依波依咪快來呀——”玉哨嚇得大聲叫了起來。爹娘趕來一看,“哎呀”叫出了聲:“這是中蠱了!蒸烤箱”此地民間有人秘密養蠱,用來報複仇人。蠱有各式各樣,比如金蠶蠱,蛤蟆蠱,蟒蛇蠱等;中蠱以後,如果無高人解救,在幾天內就會死去。
  玉哨娘嘆了口氣:“唉,孩子是好孩子,也不知道家在哪裡?大老遠來到我們這裡,家裡人還不知怎麼牽掛呢。”玉哨爹曉得自己妻子動了惻隱之心,想要救這年輕人了。玉哨家祖傳有養蠱秘訣,所以也會解蠱:“可是我們搞不清他中的是什麼蠱?”
  “那就按最毒的蟒蛇蠱給他解!”玉哨娘說罷就報出幾種草藥名,吩咐女兒去採。不一會兒,草藥採來了。老兩口將它們洗凈搗爛,熬了一大盆湯汁,脫去劉強身上的衣服,把他浸在裡面,不一會,那水就漸漸發綠;玉哨娘反覆觀察,又對照“劉老師”身上皮膚的顏色,想了想說:“如果是蟒蛇蠱,毒逼出來後水的顏色會發黑;如果是金蠶蠱呢,顏色是黃的;現在這麼綠,倒叫我想起過去聽人說過山青人下的一種蠱,名字就叫‘綠’,中蠱以後全身會發綠,逼出來的毒水顏色自然也是綠的了。讓我來問問他——”
  玉哨娘附在“劉老師”耳邊問他是否到山青人的山上去過?是否得罪過土著的山青人?可劉強迷迷糊糊答不上來。玉哨急了,說:“依咪,你別問了,既然水色變綠了,說明毒開始逼出來了,趕緊再換水!”玉哨娘也就不吱聲了。一連換了好幾盆水,又給他灌了雄黃和蜂蜜水。劉強終於漸漸蘇醒過來了。就這樣精心醫治了幾天,劉強終於從床上爬起來,喊玉哨娘“依咪”,喊玉哨爹“依波”,感謝他們的救命之恩。
  玉哨爹娘心裡好不喜歡。劉強也非常勤快地為店里做事——無論挑水做飯、刷鍋洗碗,還是招待客人,抹桌子掃地,他都做得又快又好。到了晚上,幫老兩口算過賬,他就拿一本書在燈下看。
  劉強看書的時候,玉哨就在一旁靜靜地紡線。紡車嗡嗡的聲響,轉出了綿綿情意——像日出日落、花開花閉一樣自然,劉強終於成了玉哨家的上門女婿。  (原標題:魂之歌)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ja30jajdi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